原生

biu~

【航海组/ SE】阳台与长椅

一时兴起。
现代背景。
bug多多。
强烈要求评论。

Day 1
阳台被照亮了,这意味着它的主人已经回到了房间。
爱德华在公园门口的枯树底下转了几圈,最终克制住了踹树的冲动,倚靠在树干上点了根烟,看着阳台上暖色调的灯光,皱眉思考着。
他被发现了。
这很正常,即使是刺客大师也很难保证在跟踪一位圣殿大师的过程中始终保持隐匿。
他的跟踪成功了。
这才是不对的地方,也是最令人气恼的地方——爱德华到现在都能感觉到自己的眼角在抽搐。
他被戏耍了嘲弄了羞辱了。
“艹!”
海盗头子终于按捺不住,将烟头甩在地上,恶狠狠地踩了几脚。
谢伊·干李娘·寇马克!
十二点,灯光熄灭,无事发生。

Day 2
阳台被灯光照亮了。
爱德华拉了拉风衣,靠在公园的长椅上,正好背对着目标的家门,开了鹰眼,然后点了只烟。
是谁说过,年轻人应当有血有肉充满激情,但他此时却像个颓废的流浪汉,不过他也不年轻就是了。
阳台的门被打开了,爱德华偏了偏头,在鹰眼视觉里观察着那人——只穿件衬衫,真的是不怕冷。
谢伊拿了个玻璃杯,当然还有瓶酒,或许是威士忌,也可能是伏特加,爱德华没办法看得太细,但是他很明白一件事——自己工作时不能喝酒,这是最糟心的。
谢伊背靠在栏杆上,正好背对着自己。然后呢?对酒当歌,谢伊·寇马克您可真有兴致。
爱德华动了动手指,看着指尖的烟头掉下一点灰烬。
爱德华突然想起他们俩人对唱过,当然,是船歌,唱得还很烂,因为自己醉了,谢伊也不清醒。
然后寇马克先生就离开了阳台,他只喝了一杯。
圣殿骑士还是该死的节制,从来就没在工作日多喝过一杯。
其实是自己的怂恿从来没成功过。
爱德华缩了缩脖子,决定起身走动一番。天气很冷,他不想在深夜被冻僵。
十二点,熄灯,无事发生。

Day 3
阳台还是一片黑暗。
爱德华今天来的有点早,不过十点,但他也无其他的事可做——不然也不会突然叫他这个刺客大使来做什么监视任务。
虽然监视一位心思缜密的圣殿骑士也并不是什么简单的事,但爱德华觉得上头就是专注于培养新人把自己给抛弃了。康纳他们当然很有天赋,但也不至于用一条短信把自己这个老前辈打发了。
【监视谢伊·寇马克的行动,限制其行动。】
说得轻松,咋不直接把人刺杀了呢?
阳台灯亮了,谢伊进入阳台,像昨天一样,带了杯酒,不过是用高脚杯。
“啊,红酒,我讨厌的。”爱德华啧了一声。
他们第一次见面,爱德华唯一的一套西装就被毁在了这深色液体上。虽然事后谢伊赔了他一套,但是那是一套粉红色的。
爱德华不歧视粉色,但他歧视谢伊。
爱德华记得之后自己给他寄了件女装,对方没有什么反应,当然穿上是更加不可能的了。
阳台灯熄了,无事发生。

Day 4
阳台还是暗着。
爱德华买了杯奶茶,可能只是因为他没办法选择酒精来打发时间,又或者是因为他需要一杯热饮来驱逐寒冷。
他坐在老位子,开了鹰眼,却惊讶地发现那里早就有个人。
那当然是谢伊,但是他正趴在围栏上,看着自己所在的方向。
爱德华也转过身子,看着不远处阳台上的身影,竖了个中指。
然后他就看见谢伊捂着肚子笑了起来。
“寇马克!”爱德华很想现在就跑过去给他一袖剑,但他此时也只能咬牙切齿。
谢伊离开了阳台,回到屋子里,但屋子里并没有传出应有的昏黄。
爱德华知道自己今晚有事要做了。

Day 5
阳台上的人今天不会来了。
爱德华做回来老地方,摊着,然后努力理清思路。
昨晚的一切都有一些突然。

他们在城市里头玩着躲猫猫,并以爱德华的胜利告终,不过爱德华唯一的优势也不过是他把人压在了水泥墙上。
所以当两人喘着粗气弹出袖剑抵着彼此的脖子时,谢伊开口了。
“三件事。”他说,“第一件,你被我耍了。”
“不是第一次了,能接受。”
“我是说,你待会会收到一个紧急任务,但你赶不过去。”
“哈……”爱德华感受到口袋里的手机在震动,“干的不错,寇马克,下一个。”
“我明天有任务,明天不用再来监视我。”
“……你觉得我会让你去吗?”爱德华将袖剑逼近谢伊的脖子。
“你必须让我去,这事关乎你的宅子,当然,还有可爱的珍妮小姐。”谢伊无所畏惧地笑着。
“我都快忘了海尔森是你的上司……”爱德华点了点头,“那小子我放心,下一个。”
谢伊低头看着爱德华的蓝眼睛,吸了口气:
“我喜欢你。”

该死的!
爱德华猛地站了起来,他可无法再想下去。
当然,如果谢伊在场,他肯定很愿意帮自己回忆:
“直接当机然后被反压在墙上,连袖剑都吓得收了回去,肯威大师您功力尚浅啊。”
爱德华觉得自己此时更应该在意一下珍妮的安危,或者自己现在就应当回到肯威大宅,但是谢伊昨晚再三叮嘱自己不能回去……自己为什么要这么乖听敌人的话?就因为他可能是自己未来的丈夫?等等,爱德华,你的思路不太对!
爱德华急躁地开始在原地转圈,像是一条追尾巴的金毛犬。他的脸色也丰富得像是调色盘,但心中的不安最终还是占了上风。
午夜十二点,阳台仍旧没有人,四周围也静得可怕,却令人烦躁。

Day 6
阳台的灯没亮。
当然没亮,寇马克先生根本就没回来过。爱德华低头看着黑暗的手机屏幕,咬了咬唇。
谢伊在傍晚给他打了个电话,要爱德华在这里等他,之后就没有音讯。
然后爱德华就跟个傻子一样在这里等了近六个小时。
他此时想打人的心都有了。
“敢鸽我,我就翻上阳台把你家屋顶给掀了。”
这是爱德华发去的最后一条信息。
然而他还是被鸽了,他也没有去把屋顶掀了。
毕竟这只是个出租房。

Day 7
爱德华站在阳台上,喝着从二十四小时便利店里买来的罐装啤酒,望着公园。
他发现从阳台看过去,能完美地看到自己所做的长椅,仿佛阳台就是为了观看那条长椅而建造的。
爱德华发觉自己才是被监视的那一个人。
没有任何缘由的监视任务,宅子突然被袭击,以及那晚上的电话,其实是上头紧急告知会有人来刺杀自己。
爱德华当然找过海尔森,表示自己一个大男人不用被保护成这样,然而海尔森并不知情。
“没有什么任务,谢伊请了七天的假。”
事实上,根本没有什么监视,这阵子也是他的休假日,虽然请假的不是自己。
“亲爱的莴苣公主,”欠揍的声音,“是否能将您的长发放下好让我攀上高塔。”
“自己爬。”爱德华嗤笑出声。
“你就这么对待保护了你的骑士?”谢伊双手插在口袋里,仰着头,“我都负伤了。”
“别闹。”爱德华低着头,然后勾了勾手指,笑了笑,“上来,谢伊。假期只剩一天,别浪费。”

评论(10)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