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生

biu~

【爱德华中心】漂洋(3)

水水的。
短短的。
评论还是要的。

圆月当空,海面平静,波光粼粼。
偌大的海面上只有一艘略显残破的双桅帆船独自倒影在海里,耷拉着的黑旗显得格外的孤寂。
肯威船长散着金发,光着上身,左摇右晃地走上甲板,嘴里喃喃自语,念叨起风的咒语,但除了海浪拍打船只的声音也就只有木板的嘎吱去嘲笑他的愚蠢。
“这不是恶作剧!萨奇!”肯威船长突然站定,皱着眉头指着手边的桅杆大叫,“魔法……巫术……不管你们叫它什么……它是存在的!我会让风刮起来!走着瞧!”肯威船长举起手中的酒瓶,仰起头想再灌一口威士忌,但船突然剧烈地一震,瓶子里的美酒全洒在了木板上,就像被摇晃的船身甩在甲板上的肯威船长。
“什……”爱德华猛地甩了甩头,“又是哪条不长眼睛的鲸鱼?杰克!吃了它!”
“哈,算了吧,肯威!我们没把你的小寒鸦吃掉你就该感激了!”清脆的女声突然响起,混杂着咯咯的笑声。
爱德华意识到什么,顺着声源大步走去,在船头往下望去,果然看到了几个半个身子没在水中的黑影。
“又是你们几个不长眼的小混蛋,好好的歌不唱偏偏爱找老人家麻烦,信不信老子现在就拿鱼叉插死你们?”爱德华扬了扬拳头,满脸不快。
“一个整天喝酒说胡话的小老头还想搞我们?”下方的几个人又笑起来。
“不就是人鱼吗?”爱德华又喝了口威士忌,“还不是落海的怨女。牙齿再尖又能拿我这个幽灵怎么样?”说着,某位船长挑衅地探出身子去看那些泡在海水里的人鱼。
然后他就被一个扑腾上来的人鱼拽进了海。
“什么玩意儿!”爱德华挣扎着游上海面,甩了甩湿透了的金发,瞪大眼睛看着四周的人鱼。
“知道我们这些小混蛋的厉害了吗?肯威?”人鱼们逐渐逼近。
“不不不!你们等一下!”爱德华大叫,“你们碰得到我?这不可能!”
人鱼们有些疑惑地面面相觑,然后毫不留情地咬了一口肯威船长的手臂。


海平线出现了一丝光芒,爱德华坐在小木桶上,看着手臂上的牙印深思:“你知道我现在在想什么么,杰克?”
寒鸦眨了眨眼,没说话。
“也许我还有机会见到他们……即使他们不会再想见我。”肯威握了握拳,又松开,“只要等到满月……”
寒鸦整整自己乌黑的羽毛,没说话。
“我……”爱德华直起了身子,站了起来,走到船边,望着无垠的海岸线,“我不能回去吗?杰克?我很想念他们……看一眼也好。”
身后没有声音。
“杰克?”爱德华叫道。
“爸爸?”
稚嫩的童音突然从身后传来,但这却是爱德华一辈子无法忘却的声音。
“珍妮?”爱德华快速转过身去,蓝色的眼睛里满是不可思议。
多么可爱的女孩,柔和的细发,水灵的眼睛,还有那一身蓝裙子,像她的蓝眼睛一般透亮。
爱德华愣了许久,最终还是苦笑了出来:“杰克,谢谢。”他走上前,蹲下身给小女孩一个拥抱,“但是她现在应该已经是个漂亮的女子了……”
爱德华一动不动,女孩也没有挣扎,彼此都沉默不语,直到爱德华拍了拍女孩的背,站起来:“也许我该给你介绍一下海尔森了…你可没见过他,不是吗。”
小女孩的身影散去,一只寒鸦落在了爱德华的肩头。
“放心吧,杰克,我知道的——我已经死了不是吗?”

“所以说你是个死人?哈哈哈……邓肯,你的故事讲得还真是不错!”船舱里,男人大笑着拍了拍爱德华的肩膀,沾了啤酒沫子的胡子一颤又一颤,“你该去写个小说,就叫做什么……‘邓肯·沃朴尔冒险日志’?”
“是沃波尔。”爱德华笑道,和男人碰了一杯,“小说就免了,但我至少可以靠着这些故事来蹭酒喝不是?”
男人又是一阵大笑,引来周围不少人的眼色:“那么,沃波尔先生,你干了那么多就没海军来抓你?要知道女王颁布法令后海盗是一年比一年少,现在已经没剩下多少啦!”
“海军?那算什么?要知道我打过的海军可不在少数!战舰再大,到头来还不是要被我收入船队?”爱德华放肆地嚷道,却被男人猛地按住了嘴巴。
“嘘!嘘——邓肯,有些事情玩笑话说说就算了,海军的可不能乱说。”说着他透过人群向远处的桌子看去,“喏,新晋的海军上校,船长的朋友,专门去美洲去上任……你要是长期在美洲东海岸活动的话还是别乱说话。”
爱德华顺着目光看去,一个黑发青年正独自喝着闷酒。
“倒是挺年轻……不过不是还有法国佬吗?他真有空管我们?”爱德华不以为意。
“那毕竟是肯威上校,不好惹的啊……”
“肯威……”爱德华再一次看向那个青年,却正好和那人对上。
爱德华心虚地收回了目光,继续他的狂欢,心里却多了一丝不为人知的东西。
不久,他便感觉到青年离开了自己的座位,打算离开船舱。
“嘿,老兄,我去解决一下。”
爱德华拍了拍酒友的肩,独自在人群中穿梭。偶尔间他看到了窗外的海面,满是月色。
爱德华打开门,刚走出船舱,就被拽到一边反手被摁在墙上。
爱德华还没来得及出声抱怨,就被身后的抢了先:
“你是谁?”
“什么鬼……我还想问你是谁!干嘛突然……”
“你在跟踪我。”身后的人压得更紧了。
“我没有!我干嘛跟踪你?”
“凭你……讨厌海军。”
好吧,被听到了。爱德华在内心翻了个白眼。
“我只是说着玩!”
“你暗中观察我?”
“那是因为你的姓……”
“我的姓怎么了?”
爱德华感觉自己被突然翻了个身,两人脸贴脸。
爱德华刚想发飙,但是他却发现自己的舌头打了个死结。他瞪圆了眼睛,凝视了那张脸许久。
“……喂……”那人看着眼前的人看着自己发愣,忍不住焕道。
“海尔森?”爱德华喃喃。
“什么?你怎么知道……”海尔森不住仔细观察起眼前的人,金发碧眼,还有伤疤,就像是……记忆中的某个人……
就当海尔森觉得自己快记起什么时,眼前的人突然使劲挣脱开来,他想去追,但一只不知从哪里来的黑鸟突然飞扑过来,等他好不容易挣脱开来,刚才的人已经消失在视野了。

第二天,海尔森觉得昨晚的一切都应该是自己酒后的幻觉,或者是梦境,他梦到了自己的父亲,一个许久没有思念的人。
“我梦到了父亲。”他的日记这样开头,“尽管这说法有点好笑,但也许这艘船经过了父亲葬身海底的地方,毕竟这有些不可思议,他已经离开我太多年了,我本该淡忘,但我却奇迹般地再次记起来,甚至是那般只在他日记里出现过的海盗模样……但是我能感觉到,他仍是我的父亲,他仍像过去那样爱着自己的家人,因为他认出了我。”
“或许是血缘将这一切再次连接在一起。”这是他日记的结尾。

爱德华不想尾随那艘船,也没有想用“护送”这类蹩脚的借口来尾随那艘船。
寒鸦飞上了爱德华的肩头。
“不会的,杰克。”爱德华来到船舵前,“他是我的孩子。”
“他长大了。”

评论(6)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