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生

biu~

【老肯威】樱桃派

很喜欢老父子的相处模式

“中午会有樱桃派吗,父亲?”海尔森坐在高高的椅子上,双腿悬空,目光跟随着爱德华。
“是下午茶,你母亲亲手做的。”爱德华将台球桌推到一边,好空出一块地方,“好了,小伙子,把你的剑拿上,我们要开始了。”
“那不能叫做剑。”海尔森低下脑袋,双手撑着椅子跳到地上,拿起靠在一旁的木剑。
“会有钢剑的。”爱德华笑了笑,走过去揉了揉海尔森的头发,“让我们先把步伐练好也不迟。”
他走到了一旁,把中间的空地留给小剑士,然后脱去了暗红色的薄外套放在椅背上,只留下一件白色的内衫。
“夏天……鬼伦敦。”爱德华喃喃,随即他转向了海尔森,“把外套脱了,中暑可就不好了。”
“嗯。”海尔森乖巧地点了点头,放下木剑,开始用稚嫩的小手笨拙地去解黑色外套上的扣子。
爱德华看着男孩生涩的动作,很想上去告诉他扣扣子和解扣子都不应当从中间开始,但他还是克制住发笑的欲望,双手交叉,微笑着在一旁耐心等待。等到海尔森紧皱的小眉头跟他的领扣一起解开,爱德华才上前接过那件小衣服,顺手盖在了自己的外套上。
海尔森再一次拿起木剑,迈开双腿,双手持剑,摆好了架势。
爱德华点了点头,他仍旧面带微笑,但锐利的眼神却让海尔森不寒而栗,是本能,弱小者被看透后的畏惧不安,但小小的幼兽不明白这些,他把这些当做是敬畏,以激励他在接下来的训练中更加专注。
“准备!”爱德华终于发话,不同于先前谈笑时的语气,声音更低,更加不容置疑与忤逆。
海尔森绷紧了身子,弯下腰,放低了木剑的位置。他又一次感觉自己就是个剑士,他面前就是他即将交锋的敌人(虽然他面前除了书架什么都没有),他专注凝视凝视对方,等待着第一轮对决。
“攻击!”爱德华厉声道,海尔森也很快做出了反应,他挥舞着木剑,向下砍去,又在一个适当的点适当的点恰好停住。
“格挡!”爱德华很快下了第二个指令,海尔森也熟练地抬起手,用木剑挡住对方的进攻。
“反击!”海尔森的右脚向前小跨一小步举剑横劈,然后再一次停住,稳住身形。
“后撤!”海尔森咽了口唾沫,收起木剑向后跨了一大步,但木剑似乎是过于沉重了一些,直把他带往身体的一侧,他不得不再迈出一小步来保持身体的平衡,但这一步却使他破绽全出,小少爷看见“敌人”的剑直直地向自己劈来,他也闭上了眼准备“受死”。
爱德华摇了摇头,但依旧保持着微笑。他厉声:“继续!”海尔森便再一次摆好了架势,爱德华重复了一遍先前的口令,只是这一次放慢了速度,海尔森也完美地完成了攻击、格挡与反击,但他还是在后撤时失去了平衡。
“继续!”
海尔森也再一次重复动作,他保证自己已经熟记了每一个动作的要领,但是在最后一刻他总会失去控制,身体不住地向前倾,海尔森尝试了一遍又一遍,额头上已是汗水密布,呼吸也粗重起来,但同样的错误还是再三发生。
“反击!”爱德华继续下达口令,海尔森也迈出了步子,他准备再一次尝试,却迟迟没有等到下一个口令。
“父亲?”海尔森喘着气问道。
爱德华走上前,放低身子,撩开眼前的碎金发,伸出手帮助海尔森调整姿势。
“重心太靠前了,海尔森。”他轻声说,按着海尔森的肩膀往后拉,然后拍了拍海尔森的腰,“反击之后把腰挺直,你是挥剑,而不是跟着剑跑。”
“好……好的,父亲。”海尔森红着脸,顺从地调整自己的姿势,脸上的汗水掉了下来。
爱德华再一次回到原位:“继续!”
这一次海尔森进步了许多,即使他依旧失去了重心,但总归是可以把错误推给木剑的重量了。
爱德华点了点头,双手插腰,再一次厉声:“再一次!”
一时间,指令和木剑挥舞的声音回荡在游戏室里,正午的阳光透过窗子照了进来,使狭小的房间里平添了热度。
海尔森遵从口令挥舞着木剑,它能清楚地感受到自己的进步,但也能感到自己正在逐渐的乏力,但他不敢稍有懈怠,他依旧挥舞着木剑,迈着重复的步子,即使耳朵旁的黑发已经湿透了。
“收剑,休息。”爱德华第一变了指令,海尔森一时还缓不过来,直到他扭过头,看到门口的珍妮弗才明白过来。
爱德华套了外套便出了游戏室,珍妮今天的心情很好,从她春水一般的眼睛就可以看出,这很难得,尤其是对于海尔森来说。他知道自己的姐姐很漂亮,但这样的美丽还是头一回。
“贝蒂让我跟你们说,午饭好了,爸爸。”珍妮亲昵地帮着爱德华扣好了最上方的扣子。
“不,珍妮,不用,这太热了。”爱德华按下珍妮的手,回头看了眼海尔森,笑着招了招手,“走吧,海尔森,衣服拿上。”
“樱桃派!”海尔森还是忘了自己的衣服。
“那是下午茶。”珍妮一如既往。
“呃……其实中午吃也可以……”爱德华摸了摸孩子们的脑袋,他觉得自己可能挺久没吃甜食了。

评论(2)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