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生

biu~

【肯威傻屌向】你鹅子现在在我手上

现代,醉汉、熊孩子还有中年男人之间的相声。

“听着,海尔森,你鹅子现在在我手上。”电话的另一头如此说道,这让海尔森放下手机沉默了一会,摁了摁皱起的眉心,然后再次将手机放在耳边。
“请再说一遍?”
“你小子耳朵聋啦,你鹅子现在在我手上!给朗姆,不给就撕票!”电话的另一头似乎脾气很大,话说完的时候还不忘打上一个酒嗝。而更糟糕的是,海尔森的手机里传来了康纳捧读的声音:“啊——啊——啊——我好怕啊,父……臭老爸,快点拿着我们家楼下自动售货机里那最昂贵的……(这字念啥)哦,岜鬲朗姆,来救我啊——啊——啊——(爷爷你看这样行吗?)”
“恩恩……啊……可以的,下午就给你买双球的冰激凌……朗姆球!”
海尔森又沉默了一会,从办公桌里拿出了一个小本,默默翻开,里面密密麻麻地写满了蚂蚁般大的字:“父亲,我先不管你是怎样将酒偷渡到我们家并找到了藏匿处,但你不能给康纳买双球,他会拉肚子的。”然后吉欧就会要回康纳,这样复婚就成为空谈。
“我不会!”康纳狡辩道。
“好了康纳,相信爷爷……呃,我不管,我手上现在有把…呃…菜刀,正架在你鹅子的脖子上,你如果不答应,那我这一刀下去他可能会……”
“父亲,你知道我们家的刀具都没开刃——我们不做饭吃。”
“那你当初搞个厨房——”
“是给女主人的。”
“哦……我很抱歉,儿子。”
“没事,父亲,我不介意。”
“那好!我们回到……哦,康纳说你鹅子要被吓得尿裤子了,如果不想洗……”
“我会让他自己洗,让他尽管尿吧。”
“哦,不,你知道康纳没这么弱小!他可是肯威家的人!”
“啊,是的,但就算这样也请不要给他买管制刀具行吗?”
“我记得你挺喜欢我送给你的钢刀……”
“我也喜欢爷爷送的斧子!”
“不,那不是一回事,父亲……”
“当然……呃,我们说到哪了?撕票说完了吗,康纳?”
“现在是威胁阶段——但我觉得这对海尔森没什么用。”
“康纳,你至少不应该直呼我的名字。”
“哦,是的,康纳,你可以叫我爱德华但你绝不能叫你爹海尔森。”
“好吧,爱德华,那我应该叫他什么?”
“小兔崽子……”
“父亲!”
“哦,不,康纳,我们是来讨……赎金?朗姆!”
“还有双球冰激凌!”
“对!”
“不对——父亲,你们应该快点进入下一个阶段。”
“什么?(我们还有下一个阶段嘛,康纳?)”
“(也许有吧)毕竟小兔崽子都这么说了——”
“康纳!”
“康纳——你不能这么喊你父亲!”
“是你让你跟我这么喊的!”
“不,我没有——”
“父亲……”
“不,你就是!”
“那不过是我的说法!你完全可以叫他……”
“父亲……”
“对,就是这个……不,海尔森?”
“在。”
“你怎么在给我打电话?”
“你绑架了我,然后在向臭老爹索要赎金,爱德华。”
“赎金?不,我只要朗姆。”
“这是不可能的,父亲,我宁愿给康纳买双球。”
“真的?!”
“三球!康纳!”
“那我就四球——各种口味各来一份。”
“五球!全是朗姆——”
“我要巧克力的!”
“不,你还是不能吃,康纳。”
“嘿!”
“呃……等等,我们是在……对,康纳,过来!把菜刀拿上!”
“不,等一下,爱德华——嘿!海尔森!你的父亲现在在我手上!交出五色球!”
“康纳。”
“康纳——”
“这不公平!”
“你还太小了,绑架的活干不来。”
“而你的爷爷当过海盗,他的威胁比你更有说服力。”
“你是个善良的孩子,来吧康纳,把菜刀给我。”
“唔……”
“好吧,儿子,我们继续。”
“是的,我们继续,爱德华。”
“不,什么?!你再说一遍?”
“爱德华先生,您的儿子现在正在我手上,请您戒酒顺便不要给康纳买双球冰激凌。”
“呃……不然呢?”
“不然我就让您的儿子现在就猝死在办公桌前,让你们永远的失去海尔森。”
“太好了——”
“不——儿子,我错了,真的,我会戒酒的。”
“双球呢?”
“一定要买!爱德华,你说好的!”
“是的,一定要买。”
“那我现在就让您的儿子……”
“不,不!除了双球,我都答应!”
“私酒藏哪了?”
“你床底下。”
“还有呢。”
“康纳的……抽屉里面。”
“没了?”
“没了。”
“好的,你履行了诺言,您的儿子将安然无恙。”
“天,太好了。”
“是你太宠他了,爱德华!”
“不,他和你,我平等对待。”
“好了,父亲,没有事情我就先挂了。”
“双球!”
“好的,当然……对了,海尔森。”
“还有什么事?”
“我爱你,儿子。”
“我也爱你,父亲。”
“来,康纳,你也说。”
“辣鸡海尔森!”
“错了——”
“我也爱你,儿子。”
海尔森没等结束的话语从对面传来便挂断了电话,他合上记事簿,为自己最后的愚蠢行为陷入了沉思。
好吧,不管怎么说,自己走出了第一步。

评论(5)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