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生

biu~

【老年组】三个人一起同居然后白日宣淫

↑标题兔子原句。

现代背景,写着玩玩,所以你们也看着玩玩就行。
关键词:同居开始、不可能的任务、大白天又怎样。


1.同居?
那是三人刚刚毕业的时候,仨舍友大晚上的聚在快餐店里做最后的告别。
但是这个告别好像并没有什么意义。
“所以,”爱德华一脸懵逼地歪了歪头,“你们都不回去?”
“我哥会操办家里的事,我回去又帮不上什么忙,倒不如在这里发展。”艾吉奥咬着吸管,伸出手帮爱德华把头正了过来。
“没有回去的必要。”阿泰尔放下手机,双手环抱在胸前,“你不也不回英国吗?”
“啊……”爱德华拍掉了艾吉奥的贼手,“我家老头不待见我。”
“所以留下打算干什么?”艾吉奥又伸出手,这次的目标是金色的小辫子,“我反正暂时也不会去找工作,想去参加个乡村乐队,我鲁特琴弹得不错。”
“但唱歌不行。”阿泰尔看着艾吉奥的小学生行径,毫不留情地揭露了事实,“我嘛……反正在这读研。我记得我跟你们说过?”
“奥斯托雷先生,这可是你自找的。”爱德华猛得站起去捞艾吉奥的小辫子,一头金发便哗的一下散开了。
“爱德华,你呢?”阿泰尔的眼睛已经离不开那束像飞天扫帚一样的金发,“还没听你说过要干什么。”
“攒钱。”爱德华没能扑到艾吉奥,正准备第二次尝试,“然后买船,出海。”
“少年爱德华的奇幻漂流?”艾吉奥躲在了阿泰尔身后,不怕死地吐槽。
“艾吉奥……今天我不把你的头皮挠破我就不姓肯威!”
炸毛了,炸毛了,真乃一大奇观。旁边两人同时想到。
“老艾你也够了,德华是真的生气了。”阿泰尔语重心长,“还有,虽然很晚了,但这里是公共场所,克制点。”
然而
“啊!爱德!我错了!停下!”
为时已晚。
结果就是艾吉奥不得不顶着鸡窝头再去点了一份炸鸡给爱德华当赔礼。
艾吉奥头靠在爱德华身上,散发着怨气:“你赔我的魅力值,刚才的小姐姐都在笑我了。”
“那只是服务员的商业微笑。”阿泰尔向爱德华要了只鸡翅。
“你活该。”爱德华愤愤地咬了口炸鸡。
艾吉奥吸了吸鼻子:“爱德你不要我了,你之前明明这么爱我,还天天给我买我最爱喝的O仔牛奶……”说着他还蹭了蹭爱德华的肩颈,发出了嘤嘤嘤的怪叫。
于是就有了爱德华满面笑容的下一句:
“你看我脾气好了不少吧?没有一拳打死这个嘤嘤怪耶:D”
阿泰尔喝着饮料,斜视着捂着肚子在地上滚的艾吉奥,冷漠地竖起了大拇指。
等艾吉奥好不容易从地底深渊爬出来,阿泰尔和爱德华已经开始讨论起住所的事情。
“反正都在老地方,不如咱们仨租一间房子吧,老舍友也习惯。”爱德华梳着小辫咬着头绳口齿不清地问道。
“……老艾?”阿泰尔看了眼同样在梳妆的艾吉奥。
然后艾吉奥回了个波秋。
“就咱们俩吧,爱德,这个人就不用算了。”
“哎——等等!”艾吉奥慌了,“重来!刚才那个不算!”
“我觉得可以。”爱德华绑好了辫子,“以后就咱俩相依为命,也不错。”
“爱德~”艾吉奥感觉自己可怜极了,“你不要我了但我还爱你啊。”
“不是每个英国男性都会被你这样掰弯的,放弃吧。”爱德华大义凛然。
“阿泰尔……我无辜、我可怜、我不被人爱!”艾吉奥委屈极了,甚至打出了一套委屈三连。
“哦。”
“哦。”
“别哦了,三人合租省的钱你们又不是不知道。”
“来来来,明天就去整行李。”

2.同居!
三人搬进新的住所后,一切仿佛回到了大学的生活。
人生的三大哲学也自然变成了
我是谁,我在哪,今天晚上吃个啥。
其中,吃什么是最重要的。
考虑到新的住所有了个厨房,三人也不能总是靠附近的快中餐来解决一切问题——资金也不大允许。
“其实准确的说是你们俩的资金不大允许。”艾吉奥·房地产商·奥斯托雷托腮道,“我又不愁吃,为什么要我来做饭?”
阿泰尔放下手中的披萨,叹了口气:“要是我们会做还用得着来拜托你吗?”
“可以学嘛!”艾吉奥做出了很常规的反应。
“等我当了船长的第一件事肯定就是雇佣一个厨师。”爱德华的眼神始终盯着手中的那半圈披萨边,“学做饭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从小到大没怎么进过厨房……”阿泰尔咳嗽了一声以示尴尬。
艾吉奥看着两个朋友就这样疯狂推卸责任,深切的感受到了不会下厨的人的困难。
于是他放软了神色:
“给老子学。”

3.不可能的任务?
爱德华跨坐在艾吉奥的身上,凑近了身子,吐着热气,呜咽着在艾吉奥的肩颈处蹭了蹭。
“爱德……”艾吉奥翻身将爱德华压在身下,温柔地抚上了爱德华的腰肢,笑得是满面春风。
甚至有点惊悚。
“我c——!”爱德华捂着侧腰哀叫出声,“你是女人吗?用揪的?!”
“没一巴掌扇过去姑奶奶已经很克制了。”艾吉奥倒也不介意,起身戏虐地看着在沙发上哀嚎的爱德华,“不就学个做菜吗?色诱术都用上了?”
“漫画里很好用啊……”爱德华龇牙咧嘴地坐了起来,“以及不是我自嘲,英国人学做饭……”
“那你好歹也女装一下再来啊,再说你表弟不都会烤肉吗?”艾吉奥看着爱德华痛成这样,还是心软坐下来帮他揉了揉。
“那他还有一半的美洲血统呢!”爱德华叹了口气,“不管怎么样,反正从现在开始你是没法再逼我学做饭了。”
艾吉奥疑惑地看了看爱德华,又看了看不远处全程观望的阿泰尔:“啊?”
阿泰尔划着手机屏幕,幽幽道:“爱德华叫我把刚才的东西拍下来,他说如果你再逼他就范,就把这些东西发给他的两个弟弟。”
艾吉奥看了眼身旁一脸得瑟的爱德华,无奈地叹了口气。
然后又是狠狠一揪。

4.不可能的任务!
“你们!唔……疼……”爱德华感觉水汽逼上了眼角,“轻点不行吗?”
“你自己造的孽。”艾吉奥头也不太地说。阿泰尔则专心于手上的工作,不说话。
“说真的,爱德,哪有人会蠢到直接用手去碰高温铁炉子?”阿泰尔将右边的绷带打了个结后说道。
“我这不喝醉了吗?”爱德华哭丧着脸,“你们也都没拦我。”
“我们只是高估了你满是酒精的脑子。”艾吉奥也包扎好了爱德华的左手,“走吧,先去医院。”
“工作呢?”
“我会帮你请假的。”阿泰尔推了一把爱德华,“快去快回。”
阿泰尔看着两人跌跌撞撞地匆匆出了门,又看看一旁的厨房,摇了摇头。
安全第一,还是别让某人进厨房了。

5.大白天又怎样?
休息日是个好东西,浑水摸鱼打游戏从来没人会拦你。
但是当一个认真攻博的人在身边读书,而自己却抱着自己的远大抱负在一旁喝酒打混,休息日的“休息”二字似乎就不这么有用了。
然而这种心理并不适用于爱德华。
“爱德,白天喝酒小心猝死。”阿泰尔感受着背上的压力,内心复杂。
爱德华整个人趴在阿泰尔的背上,傻兮兮地笑着:“唔……大导师您也别这么说,大好的休息日像您这样认真学习才是真的煞风景……不来点吗?”说着将酒瓶在阿泰尔的眼前晃了晃。
“春光白日,学习尚好。你也可以去考虑再去找份兼职。”
“不要。”爱德华嘟了嘟嘴,“春光百日怎么了?艾吉奥不也是到处瞎逛?”
“他不是乐队练习去了吗?”
“他们的乐队又没有固定的练习地点,说是当街卖艺,嗝,也不为过。”爱德华想了想又补充道,“再说了他参加乐队到底只是为了泡妹子不是吗?什么叫会弹琴的乡村男孩……?他说现在的妹子很吃这一套。”
“……说得还挺有理。”阿泰尔笑了笑,夺过酒瓶,带着背上的人站了起来,“我就陪你喝这一次。”
“好耶——!”

6.大白天又怎么样!
下午,艾吉奥刚打开家门就有一种关上的冲动。
房间里已经乱的不成样子,而且屋子里还充斥着酒气。
要不是看到沙发上两个喝到断片的人叠罗汉一样叠在了一块,艾吉奥还以为家里被改造成了酒厂。
“卧槽你们这是怎么回事?”艾吉奥将外衣放在衣架上,大步走了进来。
“唔……”爱德华迷茫地抬了抬眼皮,发了会怔,然后继续趴在阿泰尔身上睡死。
阿泰尔就显得好了很多,他呻吟了一声,晃了晃脑袋才缓缓开口:“你先帮我把这人拖下去……他压着,我起不来。”
“你们大白天的喝成这样?”艾吉奥扛起爱德华,“不怕猝死?”
“偶尔放纵了一下。”阿泰尔坐直,用手摸了把脸,然后指向爱德华,“呐,万恶之源。”
“你们……”艾吉奥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喝这么多,这小子失恋啦?”
“自卡罗琳之后他还没女朋友呢。”
“男朋友?”
“我觉得你不错,完全可以伤他的心。”
“啊,被你发现了!”艾吉奥突然抱住爱德华,“大导师虽然我很花心,但是请别拆散我和德华!我们是真爱!请成全我们!”
“……渣男滚粗……”爱德华不知什么时候醒了过来,“大导师别听他胡说,我爱的是你啊!”说着爱德华从艾吉奥的身上挣脱,张开双臂就要扑向阿泰尔。
“基佬退散!”阿泰尔觉得自己吓得都快炸毛了。
春光白日须行好,给里给气又何妨。

评论(2)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