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生

biu~

【爱德华中心】漂洋

不是有个魔女养小孩吗,就写了一个亡灵法师爱德华的故事。
ps:没有刺客圣殿(那你还敢打刺客信条的tag
评论!我需要评论!

在海盗统治加勒比海的时代,有个臭名昭著的海盗船长横行在这片血与火交汇的海域,他就是爱德华·肯威。
据说他是公海之王,加勒比海的恶魔,烧杀抢掠无恶不作。
但这到底只是“据说”。
按他朋友的话来讲,爱德华·肯威就是只狡猾的狐狸,古灵精怪,油嘴滑舌,脑子里多的是奇妙的点子。
他的仇人则喜欢叫他软蛋,究其原因,只是嫉妒他有个美丽的妻子在大洋的彼岸。
还有人说他是个吹牛大王,是个空想家,整天幻想和自己的船能上天入海,吹牛说自己的特质吹箭更能使人死而复生。
好吧,不管怎么说,爱德华·肯威都不是个普通的海盗。
“我可是个亡灵法师。”醉酒的肯威船长又开始了他的胡言乱语,水手们自然也开始哄笑起来。
“我的祖先可是传奇法师*,我们家族的秘密哪是你们这些人能懂的?”
“算了吧,肯威!”查尔斯大笑道,“你若真有那么神奇的血脉,你那可怜的妻子还用得着一个人在威尔士吗?”
“闭嘴,范恩!”肯威船长大叫着将酒瓶扔了过去,被查尔斯抬手接了个稳,仰头便罐起了朗姆,惹得水手们大笑不已。
肯威船长知道水手们只是拿自己寻开心,但他还是受不了这震耳的哄笑,一把抢过身旁大副的朗姆一饮而尽,将酒瓶子往桌子上狠狠一砸,黑着脸大步离开了酒馆。
今天也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没有收获也没有胜利,只是一群海盗无所事事地聚在一块,在这个无聊的晚上一如既往地狂欢。
爱德华有点后悔自己没有在出来的时候捎上一瓶酒,不然自己也不会像个傻子一样一动不动地坐在沙滩上仰望未满的月亮。
“肯威!”酒浆晃动的声音从后头传来,“老兄,你这是要戒酒吗?”
爱德华接过飞来的酒瓶,闷闷地咽了一口:“戒酒?你是在开玩笑吗,安妮……不不不,我是说基德!基德!好吗?老兄,把你的枪收起来!”
基德扬了扬下巴,面色暗沉地收起了火枪:“所以呢?肯威,你怎么突然就离席了?是终于意识到自己的愚蠢了吗?”
“怎么是愚蠢呢,基德?那可是窥探人心、观测一切的魔法,没有一个法师会放弃它!更何况我还是一个海盗!”
“你真是无药可救,肯威。”基德停下步子站在了爱德华的身边,“事到如今还在叨叨虚无缥缈的东西,我以为你更在意那些金子。”
“我当然在意金子……说到虚无缥缈,你的那些土著朋友搞出来的玩意儿才称得上是——他们整天祭拜那些神明……”
“那叫信仰,肯威,你是不会懂的。”基德踢了一脚沙子,糊了爱德华一脸。
“咳咳咳……好好好,信仰。我也有我的信仰,这总归没问题了吧?”爱德华抹了把满是沙子的脸。
“哼……所以你的信仰是什么,肯威?那些魔法?”
“嗯……我的信仰……”爱德华转了转眼珠子,嬉笑起来,“果然还是金子,很多很多的金子。”
“哦,去你的吧,肯威。”

肯威船长是个执着的疯子,一味地寻找不可能存在的事物,最终落得个失踪的下场。
当然也有人猜测他只是抱着金子隐退回了故乡或者是其他能过上好日子的地方,但了解他贪婪的人都觉得他和黑胡子一样死在了金币与炮火之中。
事实上,两个猜测都对。
爱德华和他的寒鸦号确实不幸败在了海军的火炮之下,但他也确实将寒鸦号停在了威尔士的港口。
海盗爱德华死了,但作为一名亡灵法师,他和他的好姑娘又活了过来。
“她叫……珍妮弗,是吗?”爱德华蹲着身,抚摸着金发女孩的脸颊,眼里满是温柔。
“是的,小姐……肯威夫人在您走后独自将她生下来,抚养到离开的那一刻……她委托我抚养她到您回来的时候,事实上也没多久。”萝丝*抹了抹眼泪,“您能回来真是太好了……肯威夫人和珍妮一直都在等您,她相信您一定还活着。”
“说是死了也没错……”爱德华内心里默默地说道。
“我们要去伦敦,萝丝。”爱德华直起了身,“我们要有一个新的开始。”

“所以,爸爸,我们能见到海盗吗?”珍妮拎着裙子,一双蓝色的小鞋子踩着甲板上,轻快地迈着步子,似乎是已经完全适应了船体的晃动。
“小心点,小调皮蛋。”掌着舵的肯威船长出声提醒道,“这里可是女王的大海,不会有海盗在这里嚣张的。”
“虽然我就算是一个。”肯威船长默默地想。
“但是,爸爸,既然没有海盗,那些火炮又为什么要装着呢?”珍妮眨了眨水蓝色的眼睛,满脸疑惑。
“以防万一,珍妮。”爱德华心虚道。

爱德华来到了伦敦,在那里定居,还娶了一个美丽的新妻子,生了一个可爱的儿子。
本以为他会和他的家人度过一个安稳的余生,却不幸地“葬身”在海难之中。
所有的人都认为爱德华·肯威死透了,但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这个半透明的身子和船是怎么一回事。
大海吞噬了他的肉身,因此即使亡灵法师能拯救自己的灵魂,也无法再和自己的爱人们见面。
他只能站在船首眺望远处的海岸线,祈祷自己的家人每一天的平安无事。

*渣康的设定,祖上是大法师啥的。

*卡罗琳女仆。感觉偌大的小说里,就萝丝和爱德华重逢的那一段最令人影响深刻。

评论(8)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