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生

biu~

【Haytham/Edward】Growing

一个以海盗转职为死宅博士的爷爷和他造出来的AI儿子海参之间事。
是甜饼,真的,虽然很水……
开坑一时爽,填坑……


1.
海尔森“出生”第一眼看到的人便是个金毛乱的跟鸡窝一样的家伙,身上穿着件满是污渍的高领毛衣,唯一还算干净的蓝眼睛也是布满了血丝。
海尔森当时并不了解为何一个健康状态明显不对的男人要如此折磨自己的神经系统,发出像狒狒一般的吼叫。
就像任何一个初生的孩子,他不明白人的情感,但不同于人类的婴儿,他知道如何称呼眼前的人——
“父亲。”

2.
“父亲,为什么我有时候会看不到您?”还住在计算机内的幼年海尔森问道。
“看不到我?……啊,那多半是我走出你的‘视野’范围了。”爱德华吃着刚泡开的泡面含糊不清地回答道。
“……‘视野,指眼睛所看到的范围’。那我有时看不见您是因为我眼睛所看到的范围太小了吗?”
“准确的说是这电脑的摄像头可见范围太小了。”爱德华三两口地解决掉自己的泡面,胡乱擦擦嘴,一拍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对了,可以这样……”
爱德华说着又走出了海尔森的视野范围,然后海尔森发现自己的数据又开始波动了——每次爱德华消失在视野的时候他就会这样。
数据浮动着,突然又开始疯狂增长。海尔森发现自己“看见”的更多了。譬如这间透亮的蓝墙小屋的另一盏灯,一个在数据库中被称为“床”的物件,还有另一个视角中的父亲。
“怎样?这是给珍妮弗买的摄像头,看得还清晰吧?”
“很清晰,但姐姐的东西为什么要给我?”
“啊……她不要嘛,闲着不用也浪费。”
海尔森不明白男人为什么要低下头,用金发挡住自己的蓝眼睛。
他觉得此时自己该说些什么,但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3.
“怎样,儿子?状态如何?”
“很奇怪,父亲。计算量远远大于先前,语音系统也变了。”
海尔森低头看着自己小小的的身体,有些不知所措。
“哈哈,海尔森,你要习惯。”爱德华蹲下身子,将手按在海尔森的头上,将他柔软的毛发蹂躏了一番,“要知道为了给你做这个‘壳子’我可托了不少人!也算是你成为人类的重大一步吧!”
“是,父亲。但是为什么我看你这么……高……呢?”海尔森抬起头来疑惑地凝视着那双水蓝的眼睛。
爱德华想要做出合理的解释,但他的眼珠子转了一个弯,戏虐道,“那是因为你太矮了,海尔森。你可要加油啊,要是不努力长大你可能就一辈子都是‘小海尔森’了。”
“……确实。根据艾吉奥先生的说法,父亲您好像就停留在‘小爱德华’的状态。”
爱德华笑容一僵。
“父亲,我的目标区块里多了个【要比父亲长得高】的指令,根据词库,您刚才所对我说的话是不是就是所谓的‘激励’或者‘鼓励’等九个相近词汇的意思呢?”
“……应该是吧。”爱德华捂着胸口痛苦地说道。
“父亲,您是哪里不舒服吗?需要我为您联系医生吗?”
“不用,儿子,这是心痛。”爱德华翻了翻垃圾堆一般的电脑桌,找出了他那封尘已久的袖剑,“不过你可以联系一下你艾吉奥叔叔,他可以治疗我。”
“……但是父亲,艾吉奥……叔叔的个人资料上并没有说明他具有医疗技术可以治疗您的‘心痛’。”海尔森表示不解。
“放心吧,儿子,人类的治疗方法可不知那么一种。”
看着磨刀霍霍的爱德华,海尔森抱着疑惑给艾吉奥叔叔发去了邮件。

4.
在进入“壳子”的同一天内,海尔森就学会了走路,这让爱德华对他的脑门是又亲又揉,海尔森看着自己波动不断的数据,觉得自己应该是在“喜悦”。
很快海尔森就学会了运用四肢和身体的每一个部位,甚至学会了眨眼和变化嘴形——虽然海尔森觉得这只是个多余的学习项目,费时费力,但是爱德华似乎很喜欢这“多此一举”。
很快,爱德华也不再对海尔森进行任何指令操控了。
“你该有自己的判断,自己的思想,海尔森。”
海尔森并不认为这件事跟爱德华说得那般轻松——至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除了头部,其余部位几乎是一动不动的,就是为了做出所谓的“自我判断”与“思考”。
那好,接下来该做什么呢?
他看着眼前第九次蹲下来等着自己做出反应的父亲,目标区块里有了点反应。
他将脚向前挪了一步,打开双臂,再合拢,笨拙地圈住了眼前的人。
“拥抱”,一个海尔森早就想实践的词汇。
爱德华睁大了眼,嘴巴微张,明显是愣住了。
海尔森觉得还差些什么,在数据网络里搜查了一番,然后找到了合适的语言:“我爱你,父亲。”
然后他就发现自己被抱紧了,爱德华的金发埋在了他的颈肩,身体开始颤抖:“我也爱你,儿子,我也爱你……”

5.
一个炎热的日子,也是父亲出门就职的第一天,在海尔森在网络数据库中“学习”的时候,门铃响了起来。
“也许是父亲。”海尔森想着,小跑着来到玄关,踮着脚想打开锁,但又突然想到“不要给陌生人开门”的教导,他停下了动作。
“请问是谁?”他用过稚嫩的嗓音问道。
“……你是谁?”门外穿来一个年轻的女声。
“我是海尔森。”海尔森想了想,又补充道,“爱德华的儿子。”
“啊……你就是他说的……我是珍妮弗,你应该知道我。”
“珍妮弗……姐姐?”
“……算是吧。”
海尔森发现自己莫名地开心(他已经知道只股数据是名为“喜”的情感了),再次踮脚,连忙打开了大门。
只见一个比他高上一些的金发姑娘提着个小皮箱,身着白色的花边裙,带着个小遮阳草帽,一双蓝眼睛对着海尔森眨了眨,流露出海尔森无法理解的光芒。
“那个,请进。”海尔森让开道路。
“不用了……我刚和妈妈从威尔士过来,就顺路过来……他不在吗?”
“父亲去上班了。”
“他……去上班了?他……要是早这样的话妈妈也不会……”
“斯考特……阿姨呢?”
“她在车里等我,我不能待太久。这个,你帮我拿给他吧。”说这她拿出一个小盒子,“是妈妈给他的。”
“好的。”海尔森答应了下来,随后便送走了珍妮弗。
他将小盒子放在了爱德华的床头,给爱德华发了个邮件,随后不到一小时的时间,他就发现爱德华满头大汗地闯进了家门,手上甚至没有他早上带走的公文包。
爱德华气喘吁吁地大步向前,一把按住海尔森小小的肩膀:“卡罗琳呢?”
“……斯考特阿姨一小时之前就和姐姐离开了。”海尔森如实回答,但看到父亲暗淡下去的目光后他连忙补充,“但是姐姐送来了她给你的东西,可能是……可能是礼物…就在床头。”
爱德华的眼睛又如同灯光一般亮了起来,这让海尔森得到了一瞬的释然。
随后他发现这可能是自己至今做过最错误的举动。
当晚,爱德华独自在床上,蜷缩成一团,颤抖着,偶尔发出呜咽的声音。
海尔森躺在自己的能量垫上,体会着所谓的“悲痛”。

6.
那之后,爱德华在家消沉了好几天,也冷落了自己的小儿子好几天。新的饭碗也丢了,一切仿佛跌入了谷底。
海尔森在角落里着急地看着这一切,试图联系了几个父亲的朋友,但他们也无济于事,直到阿泰尔先生过来和爱德华说了许多,爱德华才有了些许反应。
“回来吧,忙一些对你有好处。”阿泰尔拍拍爱德华的肩。
金发的人点了点头,没说什么。
当晚,海尔森看见爱德华随意整理了一下自己,穿上一了件他从未见过的袍子,趁着夜色离开了家。

7.
爱德华又恢复了先前的样子,只是晚上经常不在家,早上又是一脸疲惫地回来躺在床上呼呼大睡。这让海尔森很郁闷——说好的亲子时间?
于是海尔森就会在爱德华在床上熟睡的时候爬上父亲的大床,悄悄地挤进爱德华的怀抱。爱德华也意识到了自己对小儿子的冷落,不说什么,抱住海尔森继续会周公。

8.
海尔森“长大”了,准确的说是人型的硬件设施跟不上AI的运算速度与资源储备了,爱德华想给海尔森买一个合适的硬件,但仔细想了想还是让海尔森自己解决。
“你想长成么样应由你自己决定。”爱德华关掉了“壳子”的购买网站,摸了摸海尔森的头。
“那我要买个够高的……”海尔森说出了自己一直以来的想法。
“那个太大了,以你的计算速度还太难控制。”爱德华立马否决——开玩笑,他儿子才几岁,要比他高?太丢人了。
“……哦”海尔森嘴角下弯以示不满。
但尽管心有不满,海尔森还是订购了和现在机型差不多的外壳充当长大后的身体,按爱德华的说法就是差不多步入了美好的青年时代。
“也差不多可以教导一些正式的东西了。信条什么的……”爱德华坐在电脑前自言自语,眼里闪着光芒。
那或许是期待,但他还是让父亲失望了。
海尔森一度这么想着,倍感惋惜。

10.
没有任何预兆的,那一天到来了。爱德华没有再从家门进来过,取代而至的是伯奇,一个被父亲认可的人。
伯奇说爱德华失踪了,生死不明,所以他特地前来领养海尔森。
那一天海尔森没有说什么话,只是看着窗外,希望能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

11.
爱德华失踪了,或者说是消失了。
海尔森从未放弃过寻找,但他发现自己连父亲的推特账号都找不到了。
海尔森很失落,并且发现自己喜欢不断地重复浏览过去的记忆,尤其是关于爱德华的内容。
这是想念吗?

12.
圣殿骑士,这对海尔森可是一个新的名词,一个新的世界。
与此同时,会“长大”的海尔森也引起了不少科学家和AI的注意。
“那个莽夫到底哪来的脑子造出你这样的奇迹。”伯奇总是一脸复杂地看着海尔森,海尔森也只能回之以疑惑的眼神。

13.
海尔森在伯奇的培养下快速的成长。但是与其说是成长,海尔森更喜欢用“学习”来概括这一段时期,没有奖励的拥抱与亲吻,没有亲子互动,没有父亲。
于是海尔森很快就成人了,以及真的成“人”了。
虽说海尔森曾不止一次为人类的大脑感到震撼,但是当他看到【仿生机壳】研制成功的时候他还是被吓到了。
在圣殿的帮助下,海尔森成了第一个可以说是人造人的AI。

14.
海尔森被伯奇拐走了。
海尔森加入圣殿了。
海尔森拥有仿生机壳了。
海尔森当上圣殿骑士大团长了。
爱德华听说这些新闻的时候内心是无比复杂的。
他只不过是任务出了点差错,你们怎么就这样对待他儿子呢?成为圣殿就算了,至少让他儿女知道自己的老父亲还活着吧,就算被知道自己就像一个乌龟一样缩在刺客总部里也比看着儿女闷闷不乐要好吧?
于是他向马馆长提出了“报平安”的要求。
“想祸害你女儿的话你就去吧。”
爱德华委屈。

15.
海尔森表示权力是个神奇的东西,现在他不光知道自己的老父亲的身世,而且还知道他怂得躲在了刺客总部。而现在他的任务就是帮自己的老父亲擦几年前的屁股。
这是近年来第圣殿与刺客的第一次合作,也算是以后“友好”合作的一个契机。
海尔森想到自己在角落里哭唧唧的老父亲,觉得自己再怎么说也该把这事情办好了。
于是任务成功了。
“不愧是我儿子!”爱德华骄傲地喊道。
“不愧是坑儿子的老父亲。”马利克在一旁默默嘲讽。

16.
爱德华再次见到海尔森的时候面部满是喜悦与欣慰。
海尔森再次见到爱德华的时候内心满是不悦与嫌弃。
这个金毛酒鬼是谁啦。
当然这种想法也只是表面流露一下,内心还是很激动的。
等等,是不是反了?

17.
爱德华和海尔森住回了老宅子,生活也回到正轨,虽然被前妻和女儿埋怨了许多,但彼此的关系似乎也得到了改善。一切突然美好了起来,但是爱德华并不开心。
他表示儿子变了,变得不再那么可爱纯洁好调戏了。
儿子禁了自己的酒。
儿子早出晚归也不陪老父亲吃饭了。
儿子比自己长得高。
儿子还经常出口嘲讽自己。
“少喝点酒对身体好。”卡罗琳道。
“我已经喝的很少了好吗?”
“中年危机嘛。”珍妮弗道。
“我才三十过半啊珍妮……”
“这不是很有孝心吗?”安妮捂嘴笑道。
“那他倒是多关心一下老父亲我啊。”
“哈哈哈,没事的肯威,你儿子只是不善于表达而已。”萨奇大笑道。
“小时候很直率的好吗?!怎么会这样?”
爱德华委屈。

18.
那是第一个难得两人都空闲的晚上,海尔森回到家,老父亲已经趴在电脑桌前睡着了。
“父亲。”海尔森唤了一声,没有反应,“父亲,我知道您醒着,起来,在这里睡会着凉的。”
“……”桌上的金毛依旧熟睡,呼吸均匀。
海尔森的脸凑近了去,鼻息扑在爱德华的脸上,张开嘴,咬了爱德华的耳垂。
然后爱德华就捂着耳朵炸起来了:“儿子你就不能换个方法吗?!”
“但是这个最有效……遵从卡罗琳女士的教导。”
爱德华的脸红了,他当然知道一般卡罗琳这样叫醒自己后会发生什么。
“反正以后别这样搞了!”

19.
那天晚上,爱德华侧躺在床的一边,看着海尔森的睡脸,自言自语:“明明一开始只个小破盒子里的小屁孩……都长那么大了。”
“父亲?”海尔森睁开了眼睛。
“啊……醒啦?抱歉,晚安。”爱德华说着有些尴尬得背过了去。
海尔森犹豫了一下,向爱德华的方向蹭了蹭,伸手搂住了对方。
爱德华觉得有什么不对了。

20.
捣鼓了半天的车。

http://yuansheng679.lofter.com/post/1ea62c04_11f2ed23

END

评论(10)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