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生

biu~

【航海组】头疼

缺粮的怨念产物。
很玄的东西,源于我的真实体验。
其实想写那种甜到腻死的甜饼来着……?
深夜码文不搞格式。



金灿灿的晨光迫使床上的人睁开了眼,Edward他头疼。
不,不是宿醉,他这回真的没喝酒,只是单纯的、生理上的、最简单最粗暴的……
“Edward”卧室门被敲响,传来Shay的声音,“能开一下门吗?”
“门?……”Edward平躺着,一只手掌按着自己的脑门——脑袋像是要裂了,“我没锁呀?”
“……Ed,开个门。”Shay再次催促。
“好啦,这就来……真是的,我头疼啊……”爱德华强忍着头疼挣扎起来,踉跄地走向卧室门。从床到门总共几步路,Edward却走得很费劲。
“Edward……”
“哎呀,来啦!”kenway不耐烦了,一倾身子依靠在了门上,因为脑子的胀痛而甩了甩头,随即开了门。
然后他睁开了眼,还是头疼。
爱德华愣住了,但很快便反应过来那只是个梦。
糟心了。
“Ed,开个门好吗?”
……好吧,还是个预知梦。
“来了来了。”
他再一次挣扎起来,再次走上冰凉的地板,再次撞上门板,开门。
然后在暖光里他睁开了眼,头疼。
又是梦。
Edward有点怕了。
他静默着,耐着脑袋中的混沌,等待着敲门声。
一片寂静。
好吧,这回总算醒了。
Edward放松下来,头痛也好了许多。
话说现在几点了?看这阳光至少已经九点了吧……Shay那个混蛋也不来叫醒我,还害我做了这么个怪梦。
Edward伸手试图去够床柜上的手表,但是头突然一阵刺痛,Edward本能地抱起了脑袋。
天……怎么能这么难受的……被儿子唠叨也不过如此吧。
然后门响了。
“Edward”又是Shay。
“Shay,现在几点了?”Edward发现自己突然莫名地在意时间,明明之前和Shay的约会总是迟到……
Edward自嘲地想。
“现在……不管了,Ed,你先开门。”门外的人似乎很着急。
“别总催我啊……”Edward无奈再次起身,心烦意乱,用孩童般蹒跚的脚步走去,开门。
睁开眼,头疼。
躺在床上,看着窗子里投进来的浅淡光芒,Edward心慌,慌得顾不上胀痛的大脑。
“……Shay?”他颤抖着叫了一声,“Shay……你在吗?”
“Ed,怎么了?没事吧?”Shay就在门口,这让Edward感觉很不妙。
“……你进来。”Edward开口道,他感觉自己喉咙发紧,渴望着能见到门外的人,“进来,Shay,快点。”
“……Ed,你先开一下门……”
于是在光明中他又睁开了眼,头不是那么疼了。
他突然很想哭。
不只是困在梦境中的害怕,还有那扇门。
“Shay……”他呼唤道,或许带了自己都没注意到的哭腔。
“Ed……我……”门外的人不知说些什么。
狭小而阴暗的卧室,窗帘缝里挤进几束光芒。床上,在乱糟糟的被窝里,Edward Kenway醒了,头脑清醒。
他什么都不想说,侧过身去将头埋进被子,抽泣起来。
头不疼。
门外没有人。




刀子好吃吗?分手快乐啊。
都说了是怨念产物了。

以及
tbc

评论(7)

热度(33)